一分彩

“蚩尤”的本义,甲骨文揭开谜团,难怪九黎首领被称为蚩尤

大约4600年前,中国处于“上古三国时代”,即炎帝部、黄帝部、蚩尤部互相争斗,最终炎黄联盟击败了蚩尤,于是族人——“黎民”就融入了炎黄部族。其中,“蚩尤”或是部落名称,或是九黎部落首领名叫蚩尤,莫衷一是。

由于传统华夏是由炎帝、黄帝、蚩尤三部组成,因此他们三人也被并称为“中华三祖”。但问题在于:炎黄名称都很高大上,史书有相关记载,《史记》中说“有土德之瑞,故号黄帝”,《帝王世纪》中说“有圣德,以火德王,故号炎帝”,那么蚩尤为何叫“蚩尤”呢?史书上没有给予解释,但甲骨文却揭开了残酷的一幕!

甲骨文中的“蚩”

甲骨文中的蚩字,由“止”与“虫”构成,上“止”下“虫”结构,其中“止”是脚趾的意思,因此蚩字本义就是咬人脚趾的某种小爬虫(或蛇),东汉许慎《说文解字》记载:“蚩,虫也。”

因此,“蚩”不是一个好东西,后人根据本义将之引申为丑陋、无知,元代《六书正伪》中记载:“凡无知者,皆为蚩名之。”

无论小爬虫,还是无知者,都是一种蔑称,那么上古九黎部落的酋长,会以“蚩”取名吗?显然不会灭自己威风,只可能是别人强行赋予“蚩”之名。

甲骨文中的“尤”

甲骨文中的尤字,由“又”与“一”组成,其中“又”代表右手,“一”划在“又”字上,或表示多了手指(比如六指),或表示犯罪而切除手指(或右手),或表示手上生出了皮肤病——赘疣。下图,尤字解释为罪过。

总之,尤字表示有问题的、病态的,现在右手上有东西是多余的。那么,上古九黎部落首领,会认为自己是“多余”的吗?

因为是多余的,所以又引申为过失、罪过、特别、格外、超出一般的等意思。

从甲骨文“蚩与尤”来看,真相就很残酷了,“蚩尤”的本义大致是多余的小爬虫。

毫无疑问,“蚩尤”不可能是九黎部落对首领的称呼,而应该是炎帝、黄帝部落对他的蔑称,将其贬低为“蚩尤”,说成让人讨厌又不会造出威胁的多余的小爬虫。显然,这是胜利者的宣言,非常无情地剥夺了“蚩尤”的本来称呼。

蚩尤死后九黎部落民众的结局,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佐证上述结论。

九黎部落战败之后,他们的民众被称为“黎民”,而在先秦历史上,“黎民”却是一个社会地位极其低下的群体。“百姓”完全不同于“黎民”,是有一定社会地位的贵族姓氏的统称。

“黎民”之“黎”,古通“黧”,本义是黑色。所谓“民首皆黑,故曰黎民”,这种黑色不是因为经常劳作被太阳晒黑,而是因为“墨面”、“黔首”,就是在脸上刻写黑色的字,以作为奴隶的标识。

“黎民”之“民”,与如今的意思截然不同,金文中的民字字形非常恐怖,就是“一根针刺入左眼”,致使一目而盲。郭沫若解读指出:“横目则是抗命乎视,故古称‘横目之民’,横目而带刺,盖盲其一目以为奴征,故古训云‘民者盲也’。”他认为人臣服时会俯首听命,从侧面看人下跪时会发现眼睛是竖起来的,所以“臣”是“竖目”,而不下跪时是“横目”,表示不愿臣服。因此,“民”是一群被刺瞎一只眼的人的统称,只可能是奴隶。

当然,战国时期的“民”,出现了不少变化,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提高,《说文解字》中注解战国篆书民字时说“民,众氓(通“萌”,一片萌发的小草)也,从古文之象”。说到底,当时统治者眼里的“民”,犹如小草一般,人多而无识。

可见,“黎民”是奴隶,没有家室、也无姓氏,并被刺瞎一目作为特有的标记,甚至可以作为祭祀用的“人牲”或殉葬的“人鬲”。也就是说,战败之后的九黎部落,下场极为凄惨,几乎都沦为了奴隶。

更为重要的是,蚩尤统领的“九黎”部落,本名可能也不叫“九黎”,而是炎帝、黄帝部落给予的蔑称,意思是“九个有罪而被墨面黔首的部落”,他们的下场是沦为奴隶,所以被称为“黎民”。

相传,炎黄联盟大战蚩尤时,号称由上百个姓氏集团组成,犹如史书说武王伐纣时八百诸侯(一个诸侯代表一个姓氏)响应,于是炎黄集团就成了“百姓”集团,而战败被俘的九黎人沦为奴隶,就被称为“黎民”。

总之,种种迹象表明,无论是蚩尤,还是九黎,都不太可能是自称的名称,而是炎黄集团对他们的蔑称。一代又一代之后,人们逐渐遗忘了他们的真实称呼,于是曾经的蔑称“蚩尤”、“九黎”等就成了他们的正式称呼。所以说,历史是胜利者的宣言,古今莫不如此!

一分彩平台,一分彩官网,一分彩网址,一分彩下载,一分彩app,一分彩开户,一分彩投注,一分彩购彩,一分彩注册,一分彩登录,一分彩邀请码,一分彩技巧,一分彩手机版,一分彩靠谱吗,一分彩走势图,一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