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分彩

民间故事: 怒惩采花贼

窦尔墩带领一帮穷哥们,在老家村西的廉颇庙里聚义。他们杀贪官、除恶霸、救穷人,闹得红红火火,周围的乡亲对他们都很亲热。

可是,有那么一段时间,乡亲们见了窦尔墩和他手下的人却疏远了,尤其是那些大闺女小媳妇们,见了他们都连躲带藏,有的还直往脸上抹黑锅烟子。

窦尔墩见了很是奇怪,细细一打听才知道,周围这一带夜里常常闹贼,这种贼专糟蹋大闺女小媳妇,是“采花”贼,闹得人心慌慌,纷纷传说是窦尔墩手下的人干的。

窦尔墩一听可气坏了,他平生最痛恨这种人,在聚义的时候就曾对弟兄们发过誓,谁要是奸淫妇女,如同辱我姐妹,定要砍头。

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呢?他把手下的那些弟兄筛了一遍又一遍,也没有挑出这样的人来。

此后,他又仔细地观察,还在庙檐上趴了几宿,也没有发现谁有可疑的行踪。可是,外面奸污妇女的事儿仍时常发生。

人们说那个“采花”贼钻窗而入,来去如飞。窦尔墩这才断定,准是外边恶人干的勾当,往自己弟兄们身上栽脏,恨得他直咬牙,发狠心要把这“采花”贼除掉。于是,他亲自到外面去查访。

一天黄昏,窦尔墩骑着他的那头大骡子,到东边的树林去。路过杏园村东头,见老爷庙台阶上坐着几个人聊天,那几个人见窦尔墩过来,立时一下都不说了,有的还背过脸去。

窦尔墩见此情形,心里很不好受,他在骡背上抱拳施礼道:“几位乡亲在这里歇着呢?我今儿有急事,就不和你们聊了。”

那几个人也没有言语,只有一个人从庙台上跳下来,嚷道:“窦尔墩,你甭在乡亲们跟前神气,今儿个我倒要跟你比比,放你先骑着牲口跑出半里地,看我能不能追上你!”

这个人叫冯二树,三十多岁,像个瘦猴子。都说他脚心上长着毛,是个飞毛腿。

窦尔墩认得他,以为他是在开玩笑,便随口说道:“二树兄弟,你要追赶我,好吧!”

说罢,轻轻一甩手里的鞭子,那头大骡子一溜旋风一样往正东的大洼奔去。

窦尔墩跑出一大截子,冯二树真的随后追去。他跑出一里多地,撵上窦尔墩,一把抓住骡子尾巴,便“嗖”地蹿上骡子屁股,抱住窦尔墩,嬉皮笑脸地道:“咋样?追上你了吧!”

窦尔墩见他这般顽皮的样子,不但不恼,而且挺高兴,扭头说道:“二树兄弟,想不到你有这等本领,也跟我入伙吧?大哥决不会亏待你。”

冯二树说:“我才不入呢,不受你管束!我这多自在,整天想干啥干啥,去你的吧!”

说着一推窦尔墩,像个猴子一样蹦了下去,又掉头跑了。

窦尔墩特别喜欢武功好的人,见冯二树不入伙,还挺惋惜的。他又访了几日,仍没有访出那个“采花”贼来。

又一天后响,窦尔墩外出回来,路过杏园村头,又遇见了冯二树。

他还不死心,离老远就打招呼:“二树兄弟,想好了吗?入伙吧!”

冯二树答道:“要我入伙?门也没有。”

说话间,窦尔墩已到跟前,见冯二树穿一身丝绸裤褂,戴着一顶蒲草编的晾帽,帽沿上有点点片片白的东西,像是雪花。

便问道“二树,你在变什么戏法?眼下正是五黄六月,你帽沿上咋沾了雪花?”

冯二树摘下晾帽一看,嬉笑道:“嘿嘿,哪里是什么雪花,是女人的扑粉。”

说着,伸出舌头把帽沿上的扑粉都添吃了。

窦尔墩见他那种怪涎的样子很是可笑,再一细看,见他脸上还有一道道胭脂的痕迹,不禁大为诧异。

暗想到:难道说“采花”贼是他?可是又没有抓到他的把柄。只好放他走过去了。

这天晚上,等到天黑以后,窦尔墩换上夜行衣,带上他的虎头钩,潜进杏园村,躲在冯二树的家旁边,观察他的动静。这冯二树只是孤身一人,整天不是出去闲逛,就是睡懒觉,谁也不晓得他在干什么。他的家是个小木楼,底下的门窗整年锁着,他住在上边。

窦尔墩躲在暗处,两眼死死盯着楼上的门窗,屋里黑洞洞的。他等到将近半夜,忽见有个黑影从窗口里蹿出来,一闪便没影了。

窦尔墩随后追去。他施展轻功,一直紧紧盯住那个黑影不放,追出村子,一直追到一个大镇。

进镇后,窦尔墩见冯二树上了房,他也随后蹿了上去,尾随着冯二树爬坡越背,来到一个财主家的花园里。窦尔墩见冯二树藏在一片花丛里,就躲在假山的后面盯着他,只见他两眼直勾勾地望着绣楼上的窗口。

这时候,月亮正明,那窗口有一位小姐和一位丫环在乘凉,手里轻轻地摇着罗扇。等半夜过后,便听见那位小姐吩咐丫环下楼睡觉,自个也掩窗吹了灯。

功夫不大,那冯二树便偷偷地摸到绣楼下,见四下无人,纵身蹿上绣楼,用脚尖倒挂在檐上,用短刀拨开窗户,跳入房内。窦尔墩见此情形,恨得要把钢牙咬碎,随后紧跟了上去。

冯二树钻进绣楼,那位小姐也被惊动,冯二树忙扑过去将她按住。那小姐哪里肯从,可又喊不出声来,只是拼命地挣扎着。就在这危急时刻,窦尔墩也钻进房间里。

冯二树先是大吃一惊,借着月光,辨出是窦尔墩时,便嬉笑道:“尔墩大哥,是你呀!这小姐像天仙一样好看,我早就相中了。你既也赶上了,来,咱们哥们一块……”

窦尔墩喝道:“住嘴!好你个冯二树,原来是你干的罪恶勾当,反倒败坏我的名声!我岂能饶你?”说着,扑了过去。

冯二树见势不好,忙把手里的短刀投出,窦尔墩闪身躲过,冯二树丢下那位小姐,钻窗而跳,窦尔墩随后紧追。

俩人在花园里蹿上跳下,打了起来。那冯二树那里是窦尔墩的对手,边打边逃,跑到镇外。窦尔墩从后赶上,一脚将他踢翻,又一钩结果了他的狗命。

窦尔墩撕下一块布,蘸着冯二树的血,在他的白绸衣上写了“采花贼冯二树”几个大字。

从此以后,廉颇庙周围太平了。乡亲们都感激窦尔墩为他们除了一大害,对窦尔墩和他手下的人又亲热起来。

一分彩平台,一分彩官网,一分彩网址,一分彩下载,一分彩app,一分彩开户,一分彩投注,一分彩购彩,一分彩注册,一分彩登录,一分彩邀请码,一分彩技巧,一分彩手机版,一分彩靠谱吗,一分彩走势图,一分彩开奖结果